百戰場:暴衝總統府或吹皺一池春水

作者: 本報訊 | 台灣立報 – 2014年2月7日 上午12:23

■路況

砂石車暴衝總統府,肇事動機竟是:運將張德正為了抗議與前妻的家暴官司判決不公。真是「吹皺一池春水,干卿底事?」翻成白話就是:「干總統屁事?」頗為無厘頭與秀逗桑!

我想起英國哲學家休謨(Hume)的聯想理論(association):人心是觀念紛杳,浮想聯翩之系列:A→B→C→…,其連結關係純屬想像與習慣使然,並無任何邏輯必然性。而且在觀念背後,是激情在驅動決定聯想推理之方向。休謨乃得出激情悖論:「與其我的小指頭受傷,寧可讓世界毀滅!」人心就是「吹皺一池春水」之無端激情驅動的聯想推理系列:「誰讓我的小指頭受傷,我就要讓世界毀滅!」當代人的思路與情感已進入秀逗短路狀態,愛恨無端,干卿底事!但這個秀逗的自我卻是社會的產物,馬克思名言:「人是其社會關係的總合。」涂爾幹(Durkheim)的《自殺論》更指出:自殺並非個人行為,而是一種社會現象集體傾向。什麼樣的社會會產生高自殺率?什麼樣的社會會產生張德正這樣愛恨無端的暴衝運將?

社會學研究:人之行為與情感多發乎集體性之模仿與傳染。儒學更指出:在上位者正是人民仿效取法的對象與典範,正如〈大學〉云:「堯舜率民以仁,則民從之;桀紂率民以暴,則民從之。」以此類推,誰是「暴衝總統府」之行動原型?放眼台灣,民進黨立委蠻橫霸占主席台,癱瘓立法院,造成國會少數暴力之寡頭政治,樹立了「桀紂率民以暴」之暴衝典範。但若無王金平之鄉愿包庇和稀泥,少數暴力焉能得逞?加上綠營群眾偏狹護短,藍營群眾麻木昏庸,共同將台灣推向「桀紂率民以暴」之亂邦危國。立法權作為人民最高權力竟可以被兩個爛黨如此蹧蹋惡搞,人民還見怪不怪,習以為常,還有什麼是不可以惡搞的?比起立委暴衝癱瘓立法院,砂石車運將暴衝總統府只算小菜一碟!馬英九身為國家最高元首,自應概括承受。

《論語》的經典記述:孟氏使陽膚為士師,問於曾子。曾子曰:「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。如得其情,則哀矜而勿喜。」張德正的暴衝正反映「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」之國家崩壞!面對張案,法官與民眾皆應持「哀矜勿喜」之心。但哀矜之餘,切不可鄉愿矯情,更不可跟著一起秀逗。

《孟子》寫道:告子質疑:「以堯為君而有象,以瞽瞍為父而有舜。」孟子答道:「乃若其情,則可以為善矣,乃所謂善也。」誠哉斯言!上失其道的崩壞時代,更須肯定人民皆可以為善之自主性,激勵「舜何人也,予何人也」之崇高心志,自立自強。台灣需要發起一場「人民自強運動」,首先要唾棄秦檜、魏忠賢之輩;進須尊賢,推舉支持岳飛、于謙真正國之棟樑,否則只有亡國!

(成功大學副教授)

作者部落格:http://blog.udn.com/loukwan/article(平面不放網址,僅在網路版放)

【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】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aiwanLihpaoDaily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精選文章

讀取中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