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破案一線間】討債不成汽旅割喉 髮絲血痕追兇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12/19 22:05
戴君恬

民國97年6月,台北市北投發生裸屍割喉案,死者是一名住在桃園大溪的女子,被發現的時候,屍體已經腐爛,全身只用一件汽車旅館的棉被包裹,警方循著棉被上的旅館名稱追查,發現死者一個多禮拜前曾和另一名男子入住裡頭,前往搜查,一進到房間,窗明几淨,原來嫌犯行兇後,把沾滿血的床墊上下翻轉,還冷靜的清理現場,旅館人員沒察覺,一個多禮拜來還繼續出租房間給其他客人,但眼尖的鑑識人員,卻在門口紗窗上,發現絲狀血痕,就像人的頭髮擦抹過的痕跡,而警方如何從這一點點的線索,抽絲剝繭,找到床墊下的大片血跡,追出兇手,今天的破案一線間。

員警:「你剛剛說從這邊彎?洲美街這邊嘛?」嫌犯劉錦輝:「對。」員警:「大聲一點,好,走。」

兩旁全是農田,小小的產業道路,不像員警還得靠GPS,每個轉彎,劉錦輝全記得清清楚楚,因為這裡就是他殺害4年外遇女友劉如華的棄屍地點。桃園縣警局鑑識課警務員聶恆瑞:「那圓撬呢?圓撬在哪裡?」嫌犯劉錦輝:「圓撬在裡面一點,裡面那條水溝邊。」

隨手一指,棄屍用的圓撬就在草叢裡,死者的內衣扔在屋頂上,東西看起來丟得散亂,但安全帽底下的劉錦輝,殺人犯案當時,卻異常冷靜,死者家屬第一時間就發現不對勁。桃園大溪分局偵查佐王福山:「被害人從來沒有在晚上沒回家那種情形,因為家裡還有小孩子在,所以他們家裡就很擔心,而且被害人電話當時一直也沒辦法聯絡上。」

聯絡不上人,家屬趕緊報失蹤,同時也利用停車費未繳網路查詢系統,在台北縣土城找到了劉如華的銀色轎車,只是等了又等,劉如華始終沒出現,好好一個人,總不可能突然人間蒸發,但從5月28日失蹤,到6月3日找到車,5天來完全沒消息,人呢?

聶恆瑞:「車輛後車廂邊緣(同事)發現疑似可疑血跡,懷疑可能和命案有關,當時我還不知道是什麼案件,於是我趕快回辦公室,後來發現那汽車上面的邊緣有血跡,血跡很像那種在後車廂屍體整個被拖拉出來,遺留在汽車後車廂邊緣,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我們大家都覺得案子怪怪的。」

眼尖的鑑識人員,發現了後車廂邊緣,這深褐色的小點,再往裡頭看,內側竟然有一大灘疑似血跡,擔心劉如華的生命安全,警方立刻地毯式搜索,車內所有物品。王福山:「在車上我們發現在桃園某旅館的發票,還有一張報紙上面有旅館標誌,初步研判犯嫌和被害人應該在旅館投宿過。」

車內關鍵的發票跟報紙,讓劉如華失蹤案開始了有眉目,只是家屬跟警方都覺得奇怪,劉如華為什麼有家不回住旅館?而且住宿後就音訊全無,旅館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聶恆瑞:「進到這家汽車旅館,其實感覺還滿乾淨,就跟一般汽車旅館一樣清清爽爽、乾乾淨竟,沒有什麼疑點,可是因為這樣車在這兒待過,想說畢竟還是找些東西來,身為鑑識人員,我們會想像歹徒可能有哪些動作、哪些行為,哪些行為可能會留下些跡證。」

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就憑著這個念頭,鑑識人員重新搜索,一眼就看到房間門口。聶恆瑞:「在汽車旅館紗門邊,白色紗門邊有可疑血跡斑點,我們以KM試劑檢測確定是血跡,血跡呈現絲狀,像我們頭髮或一些其他絲狀物品在那邊抹擦過,那種血跡出現在那種地方,其實是一種非常詭異的行為,也是非常可疑的狀態,當下封鎖現場。」

科學鑑識,KM血跡檢測試劑一滴,棉棒上的樣本立刻呈現紫紅色,陽性反應,案情急轉直下。聶恆瑞:「往房間裡面去推、去找,後來在床墊的周圍,有發現一些小部分不明顯滴落痕,床頭有一些噴濺痕跡,一層層把床墊移開後,把床墊稍微上層,因為汽車旅館是上下兩層床墊,把上層床墊挪開,發現床頭那邊很多血跡噴濺量,都藏在床墊下面。」

驚悚的畫面讓在場的人全傻了,幾乎2/3的床墊全被血染成了鮮紅色,但一個多星期,竟然完全沒人發現。聶恆瑞:「床墊很厚,血被床墊吸收,進入沒味道,一翻過來都是血腥味。」

出血量之大,警方研判劉如華可能已經遭遇不測,說巧不巧,同時台北市警方在北投焚化爐附近的產業道路,找到了一具包裹著同一家汽車旅館棉被的女性屍體,確認身分是劉如華,就在這一刻,失蹤案確定變命案,兇手又是誰?

王福山:「朋友說失蹤當天接電話後匆忙離開,電話是關鍵,查到通話來源是劉錦輝,車也是在土城劉家附近找到。」

生前關鍵的最後一通電話,是他打的,劉如華的前同居男友,劉錦輝,已婚的他,在婚後和劉如華仍然保持聯絡,外遇的不倫戀,藕斷絲連的不只感情,還有金錢。

王福山:「死者欠兇嫌4萬,要錢時死者拿刀威脅,兇嫌搶刀失手殺人,拿枕頭止血,5分鐘後人就死了。」

爭吵中,尖銳的美工刀劃破劉如華的脖子,割斷頸動脈,大量的血跡噴濺在床墊四周,劉錦輝不慌不忙,整理好房間,還把床墊翻面,讓旅館人員完全沒察覺出事了。王福山:「離開旅館還買晚餐回家跟老婆吃,把裝屍體的車停在路邊停車格,吃完跟老婆說有事出門,其實去棄屍。」

因為曾在北投焚化爐附近的工地工作過,即使天色昏暗,劉錦輝對地形依然熟悉,把屍體丟進荒無人煙的田野裡,再裝作若無其事,照常生活,甚至開著劉如華的車繼續網拍生意,但殺人的事實,讓他的心裡沒有一天安寧。王福山:「警方到之前好像有預感,先跑了。」

直到警方上門的這一刻,劉錦輝的太太才知道先生外遇、殺人,但還是護夫心切。王福山:「電話沒通,但太太一直打電腦,劉嫌有做網拍,猜測用Email聯繫,故意留管道策動投案。」

岳母的信「人都有業障,做錯事就要認錯,不要下輩子再帶著遺憾過日子」,短短一封電子郵件,31個字,是岳母和太太的包容諒解,讓一度已經打算喝農藥自殺的劉錦輝,最後終於決定結束逃亡,面對一切。

6月8日凌晨1點多,專案小組開著偵防箱型車,從大溪北上,在劉錦輝土城住家附近,在他岳母太太的陪同下,把劉錦輝帶上車,沒有多做反抗,乖乖的被銬上手銬。

押解回警局,戴著安全帽的劉錦輝,低頭不語,看著劉如華3個還在唸國小的孩子,從此無依無靠,自己的婚姻也沒了,他告訴警方,很後悔殺了人,但事實已經造成,一場剪不斷理還亂的外遇、金錢糾紛,賠上的是一條人命,兩個破碎的家庭和所有無辜的家人。


已用關鍵字:旅館,同居,外遇,
共出現:20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精選文章

讀取中…